AkaLiar

Look how far we've made it.
The pain I can't escape it.

© AkaLiar
Powered by LOFTER

【Toruka】Temperature

Toruさん30歲生日快樂。

這次不開車,改吃糖。


───

Taka醒來時窗外仍是一片黑暗,只有幾米外的路燈散發著不甚明亮的光。

他拿起一旁的手機,螢幕的光刺得他有些睜不開眼,花了點時間才適應。


凌晨3:45分。


下鋪傳來節奏組微微的鼾聲,而在他對面的床位卻是空的。

Taka起身,腳趾碰到地板時整個人縮了一下,太冰了。

伸手碰了碰充滿皺褶的床單,上面還殘留著餘溫。


Taka穿起鞋,套上黑色羽絨外套。

巡演巴士的門留有一絲縫隙,冷風從外面混進開著暖氣的巴士內,也鑽進Taka的帽T裡,讓他打了個冷顫。

Taka從堆滿雜物的長...

【Toruka】Storm


頹廢三個月還能有新粉關注,非常感謝。


復健



腰力很好的山下亨跟巨可愛的森內貴寬。

【Toruka】Animal Desire (下)

しペです。的聯文。

ABO設定,亨A貴O。前文


➜ 開車上路


第一次和別人合作而且還是寫ABO,真的非常非常開心。我愛西皮!!


整輛車幾乎都是我跟西皮對話內容的產物,看看西皮太太真是優質老司機。


評論歡迎

Fortune Teller

時代的見證者。

他這麼自居著。


就實際而言,他確實見證了一切興衰沒錯。

剛接觸這個世界的時間點巧妙地卡在變遷的間隙。


他用雙眼目送前人帶著他們的故事隱匿、離去,也目睹後人懷抱無數的靈感到來。

當時,他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

沒有為消聲匿跡的前人們道出緬懷及思念,也沒有為承載無數可能性的後人們說聲歡迎。

沉默的見證者。


-TBC...?

【Toruka】Someday.

考前症候群,就想寫點腦洞。

沒吃藥系列。


──


「為什麼Tomoya生日有小作文,我的卻只有一句Happy Birthday?」

小主唱頂著一張委屈巴巴的臉質問坐在沙發上滑IG的吉他手,只差沒像爛俗的愛情片女主角哭訴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之類的話。

吉他手有點懵,主唱生日都過多久了,還在意這個?


「......誰讓你那時候鬧出誹聞來呢?」

他承認他那時確實挺不爽的,所以只簡短打句生日快樂意思一下,不過那天也陪著小主唱折騰一整天,想想也夠了。

主唱立刻收起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挑了挑眉。

「你不也鬧了個誹聞?這樣也扯平了吧,何況你的還有影片。」


提到誹聞吉他手...

非常心疼仁坂,他真是個溫柔的人。

To be fated to lose.

隨風

極短

──

我很喜歡這對銀色耳環。


設計簡約,泛著金屬的光澤和溫度,內側還刻著字。

「T.o.r.u」


我的耳洞打了幾個月有了,卻尚未完全定型。

每次戴耳釘和耳環總會刺到肉,流血還要照顧傷口以防發炎感染,特別麻煩。

但這對耳環卻非常容易戴上,可以非常迅速穿過耳洞,完全不會造成傷口。

就只有這對耳環異常契合,簡直像身體的一部分。


我很喜歡這對銀色耳環。


可是我不能戴上它。

因為環內刻著名字的主人不再屬於我了。


環這個字本身就帶有牢牢套住的意思。

我怎麼能用我們過去的種種去束縛你未來的幸福。

我怎麼能。


我很喜歡這對銀色耳環...

從喜歡上的那一刻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


可我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昨天我還看20/20的LIVE嗑著糖,今天你們就好像有了各自的她。


「我可以一直單身下去,但我喜歡的CP一定要REAL。」

這句話我是說認真的。


我真的相信你們可以REAL。


我不是個感性的人,

但今天看到消息時,有那個瞬間濕了眼眶。

行吧,就當我最近特別玻璃心吧。

內心很不理智地想逃避現實,總有種不真實感。

雖然都還沒證實,然而我還是怕啊。


老大不小,也該定下了。

如果這些都是真的,一定會笑著祝你們幸福。


文章還是會繼續寫,CP還是繼續嗑。

至少在我的妄想中,你們還是那個愛撩...

我處三界火宅中,妄染六塵無救護。

人啊

因為對某個人事物有了執念,拼盡自己的一切也會想達成。


就算我追求的是夜空的星辰,就算我渴望的是飄渺的浮生若夢。

掏心掏肺也好,粉身碎骨也好

只要是你,什麼都好。


近乎自殘的瘋狂。


可某天,我看到自己的極限。

攻擊,受傷,反抗,摧殘,抵擋,掙扎,倒地,瀕死,絕望,虛無。


那個我跨不過的坎,還有時間的鴻溝。

──我放棄。


手中的執念一但放開,墮落便像沒有盡頭。

再頹廢點,再怠惰點。

就這樣掉到地獄最深處也可以。


曾經用生命去珍藏守護的執念,如今像個垃圾消失在黑暗的角落。


拿著一罈見證開始到結束的陳年老酒,想想以前的自己,然後放聲大笑。...

【Toruka】Premeditated Crime

所以說亨哥你IG的主唱生賀去哪了?


Taka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Toruka】Change(下)

管他有沒有OOC,心情不好就是要吃糖。


去年歐巡的腦洞蛋巡才填完坑,懶癌晚期沒藥醫。


---

Taka一直都很清楚自家Leader是個非常具有行動力的人。

才說完話的隔天,金髮男人就帶著所需工具來找他,雖然有點詫異不過仍在意料之中。

Taka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好像在金髮男人少有表情變化的臉上看到一絲期待。


「話說,我還沒跟你說過我要染的顏色吧?」看著Toru駕輕就熟地做準備工作,Taka滿臉困惑。

這人還能猜到他想染什麼顏色不成?

憑藉多年交情猜的,這種理由Taka可不接受。


看到Toru拿出深色染髮劑,Taka又更懵了。...


不要慫親下去

每日一句Toruka is real

【Toruka】Liar (上)

金髮男人已經觀察那名少年許久。


少年坐在吧檯的角落,大概喝了不少酒。

穿著價值不斐的訂製西裝,打了個漂亮的溫莎結,看來是個有錢人家的少爺。


不過有能耐參加這場遊走在非法地帶的Party,想必也不是什麼善類。

少年的目的是來尋歡,還是被迫來見世面,這點他無從得知。


凡是Party參與者都穿著正裝,大多數人不過是衣冠禽獸,西裝卻襯托少年更顯禁慾。

少年的臉他很中意,特別是那被酒精迷濛的雙眼。

那是他今晚看中的獵物。


男人明白不是只有他對那名少年有興趣,過不久大概就能聽到有人會談論要花多少錢包下少年之類的。

這是少年第...

【Toruka】Change(上)

渚園DVD亨哥染髮腦洞。

標題取名廢,與新歌半點關係都沒有。


巡演前的那段日子是最忙碌的,不管是對Member還是Staff來說都是。

歐巡前一個月,Taka每天過著排練室與家來回兩點一線的生活,雖不至於疲憊到無法出去浪的程度,不過為了嗓子還是別too much party好了。

Taka最近在煩惱關於自己頭髮的問題。

從日巡過後就沒去修剪,近期就算外出也只到排練室而已,沒必要特地抹上髮膠,服貼在臉頰兩側的髮襯托人那張臉更顯少年感,只是最近長到有些過長的趨勢。

他站在鏡子前打量著自己,手指纏繞髮梢把玩著。

從日巡前就維持黑髮到現在,也差不多該換個新髮色,藍的紫的綠的粉...

情人節快樂


大佬談戀愛有沒有

よめけんおっと

嫁兼夫的梗很可以沒毛病,捲毛貴真可愛。


【Toruka】Hello Stranger(下)

沒啥劇情,純粹為練車技而開,小破車一輛。


原本有打算寫足部的play,但考量到個人清潔問題就放棄了。


明明寫的是你貴視角,卻一直在腦補亨哥身下的畫面。


只想開個車而已廢話這麼多的我還能不能愉快的當個稱職老司機?


419

【Toruka】Hello Stranger(上)

*有雷

*不能接受你貴第一次不是給亨哥的話,請自行迴避。


碰到Toruka什麼喪心病狂的腦洞都出來了


HELLO


本來打算寫個Toruka賀文,不過照這節奏大概是個坑。
The Beginning of 2018.

天,我死了_(:3」∠)_

【Toruka】A demand

亨哥生日快樂!!


第一次開Toruka車,新手司機開車上路。


森內貴寬那麼可愛,而我只想看山下亨欺負他。

只是雜談。

我一直在思考為何自己寫不出發自內心認同的好文章。


最近看到一位很喜歡的文手寫了她近期的故事。

沒有什麼波瀾萬丈的劇情,就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常,沒有華麗的詞藻,用的是樸實的文字和平淡的語調。

但卻讓我十分震驚,大概是我從她筆下的文字體悟出些什麼了。


一個文手寫出來的文章能讓人有畫面感進而產生共鳴是再好不過的。

這就是我崇尚的那些文手所具備的。

但是我腦中浮現的畫面卻不一定清晰,就好比一個熟悉的人就在眼前,而你卻想不起他的五官,或是在他說話時,卻無法記起他的聲音。

模糊的面孔、不協調的聲音,那是半缺不殘的畫面。

我不認為是想像力匱乏,畢竟腦洞都快突破天際了。

所以我在尋找...

【Toruka】Skyfall

一切可說是從山下亨求婚成功的那天開始吧。


把面把們全部找出來喝酒,趁著半醉時說出自己向女朋友求婚成功,然後跟節奏組兩個已經喝醉的笨蛋繼續瘋。

已經很久沒看到山下亨像這樣大笑了,這幾年我們家Toru桑真的是越來越沉默了啊。

飯們看到大概會很激動吧,那樣的燦笑。

還真是燦爛的有些刺眼。


---


從喜歡山下亨的那一刻起,就知道這天終將會到來。


Tomoya和Ryota都已升格為人父,Toru也準備要結婚了,剩主唱還單身聽起來真心酸。

就像印證了Monster Rock那位靈媒師說的話一樣。

『結婚』這件事是那麼近,又那...

【不專業渣翻譯】ONE OK ROCK-Skyfall

Look at all of this shame

看看這一切多麼可恥

Not gonna make it alright

不必去嘗試讓它變好

Just a little insane

就瘋狂一點也無妨

Embrace the rage

擁抱內心的狂熱

We’re gonna make it our fight

我們將要打一場屬於我們的戰爭

Watch it go in flames

目送這一切消失於熊熊大火中

And I’m thinking of the promises we made

而我正回想著我們曾一同許下的承諾

Look at the sky fall fall...

台北場搶票成功


撇個Toruka來慶祝,細節什麼的就忽略吧w

小天使打起鼓來就是狂

好喜歡他打鼓時的那種感覺

【Toruka】Sparkle

Colour-stuck設定,人們眼中的世界原本只有黑白兩色,遇上自己的靈魂伴侶時,視野就會變成彩色;當靈魂伴侶死亡時,眼中的世界會重新變回黑白兩色。


從初次睜開眼的那一刻,世界就是黑白的。


在森內貴寬年幼時,他媽曾說過其實世界並非黑白的,而是充斥著色彩。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看見顏色?」

「等你遇見了自己靈魂伴侶的那天啊。」

那些詞彙對年幼的小森內來說太過艱澀難懂,但卻阻止不了他對這個世界抱有的好奇心。


等年紀稍長了點,森內貴寬已經知道天空是藍色、草是綠色……等其他顏色,也慢慢了解何謂靈魂伴侶。

他開始會幻想自己的靈魂伴侶是個怎樣...

塗個眼睛

四星少年吞X二星幼年茨

聽說產糧會出SSR。

體位大概是茨木小天使站在他摯友的鬼葫蘆上

Tomoya結婚啦!!

祝小天使幸福。


1 / 2
TOP